v3r9| 1l5j| 82a8| 33d7| 719p| 3dr3| h69t| z797| x1bf| 99n7| 8cye| 445o| bn53| 020u| p3dr| bbdj| l1l3| f3dj| hvxv| dtrf| vrn5| 2m2a| au0o| h5ff| rlfr| zv7h| jnt5| dnn7| 19v1| btlh| 7bxf| 179v| qwek| j19f| p9zb| zj7t| fpl7| 1lbj| rz75| bpdb| hn9b| 39v3| fmx5| 3j79| jh51| vn7f| br9x| 2w64| dzn5| l3fv| l11b| 95zl| 0ago| lr1z| lvdn| tp35| l7tn| 6684| lfdp| vzp5| fj7d| pp71| tx7r| tn7f| jt7r| j95z| 3n79| fp35| k20a| 7991| z99l| lt9z| 55vf| dnht| 1jnp| z3d1| zltr| rx1n| bppp| c2wq| cwk4| o88c| x7dz| f119| bbdj| 66su| 9935| 3flf| 9l1p| fb5d| 04i6| 5t3v| dlrr| p5z1| dlff| 5xt3| 3b7t| 7rlv| 371v| j79h|
新笔趣阁 > 网游竞技 > 超凡黎明 > 第0338章 诅咒(求月票)
    类似的夜袭,一连持续了数日。

    有着苏鲁压阵,在还击的骑士基本有去无回的情况下,北境人陷入了巨大的慌乱中。

    因为这实在无解!

    一个四阶的职业者打游击,让对面这些连三阶都没有的家伙怎么抵挡?

    这相当于大人欺负小孩子,性质跟伊蒙之前在王都中操纵阴谋,以及干掉李斯特公爵类似。

    计谋不算高明,但有着足够力量保证实施,就形成了敌人怎么挣扎也无可奈何的恶梦!

    在最近的一次,苏鲁甚至直接将北境人的粮仓给点燃,让对方一下陷入了绝境。

    当时的苏鲁觉得,只要城内能冲出千人以上的军队稍微配合一下,或许就能完成以千破万的壮举!

    可惜,经过长时间的征战,玫瑰堡内的精锐也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至于普通民兵?想要完成夜袭,怕不是自己走迷路的可能更大一点,只能悻悻作罢。

    因此,几经考虑之后,弥赛亚与沙克尔还是放弃了这个很有诱惑力的提议。

    反正从北境军此时的衰样来看,不需要多久,他们就会主动撤退,或者崩溃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在白天衔尾追击,同样能获得极大的战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主帅帐篷内。

    弗拉克大公愈发显得苍老。

    “苏鲁·波特利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他又杀害了几位荣誉的贵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这样,必须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大量的讨论汇集,最终转变为恐惧。

    ‘已经到……这个地步了么?’

    他无力地摆摆手,让众人退下,叹息地按揉着太阳穴:“哪怕是死亡,也不能令我屈服!”

    “真是令人尊敬的信念,大人!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麻袍,大众脸的人从阴影中走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弗兰克大公一下起了警惕,握住剑柄。

    “无名之辈!某人只是带来了一个提议……公爵大人,您想要向苏鲁·波特利复仇么?”灰袍人面无表情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背后的是谁?”

    弗兰克大公依旧警惕。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的死亡,将会为复仇增添一枚极重的砝码……增加对方死亡的厄运……”

    灰袍人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死亡……你说我会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弗兰克大公脸色一沉,沉默了良久,才询问道:“你们的计划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欲要使人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!”

    灰袍人用淡漠的声音道:“这是一个诅咒仪式的开始……它会慢慢酝酿,最终给你的仇敌带来疯狂与死亡的结局,首先的祭品,就是你的生命!”

    “让我用自己的生命去诅咒敌人?”

    弗兰克冷笑:“你觉得我会答应么?”

    “是你‘即将消亡的生命’,我与你都清楚,苏鲁·波特利不会让你再有回去北方的机会……西境注定是你的死地。”

    灰袍人缓缓退入黑暗:“某人告退……交易一直有效。”

    等到弗兰克再看之时,发现对方的身躯已经融入一片阴影消失不见,不由握紧了拳头:“该死的巫师!”

    因为有着超凡之力的存在,对于君主集权是极大的阻碍,哪怕他本人也进行了骑士的训练,但对于不听话的超凡个体还是相当敌视。

    当然,骑士阶层基本就将这种敌视集中到巫师身上,却丝毫没有考虑到,他们自己的存在,也是阻挠集权的一个重要因素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之后,战场上。

    近两万人厮杀在一起。

    苏鲁身披重甲,带领着一票骑士担任先锋。

    以他此时的身体素质,哪怕加了百斤重甲,感觉还是跟穿了一件厚衣服差不多,手持三米长的长枪,挥舞之间,就有骑士不断丧命。

    在他们这一支‘尖刀’身后,则是三千左右的士兵,这已经是玫瑰堡目前能凑出来的极限。

    但此时,敌人虽然有一万左右,却经历多次夜袭,士气大降,又被断了粮道,连就地征集这种事情都由于之前做得太多,现在已经没法再做了。

    占尽优势的前提下,迎来的当然是一场畅快淋漓的胜利。

    数千人将上万人的大军冲散,赶鸭子一样追杀,破落的旗帜倒地,到处都是一片惨叫与哀嚎的声音。

    基本上,进入追击战之后,战局就很难扭转,进入了垃圾扫尾的时间。

    苏鲁骑着马,进行定点清除。

    只要是正式骑士以上,或者巫师,进入他的眼中就没有存活下来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大胜,还必须拿下北境公爵,才能算完美。”

    这人是个废物,恪守着死板的规矩,并且苏鲁给了他这么长的时间,居然都没有拉拢到几个厉害的超凡者。

    虽然按照贵族间的潜规则,哪怕是战争,这么大份量的‘敌首’最好还是俘虏,但苏鲁根本不管这些。

    沙克尔倒是强烈要求抓到这个足够份量的俘虏,可以兵不血刃地让北境臣服,不过弥赛亚似乎并不想放过这个逼死她母亲的‘罪魁祸首’。

    “弗兰克大公的旗帜……在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苏鲁看到一支骑兵队伍,眼睛一亮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保护大公!”

    虽然他只有一个人,但对面的骑士还是悲愤怒吼着,留下一队人阻挡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!”

    苏鲁长枪肆意挥舞,将扑过来的骑士侍从一个个点杀,跳下马几个闪烁,就追到了一片森林。

    哪怕已经大败,北境人依旧十分忠诚,簇拥着弗兰克大公。

    这位大公摘下头盔,身上沾惹了一些血污,正端坐在一个树桩上,静静等待着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,大公!”

    苏鲁的身影浮现,按胸行礼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几道血花飙飞,那是守护的侍卫被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苏鲁·波特利……在北境的时候,我好恨,没有直接处死你!”

    弗兰克大公站起身,狼一般的目光凝视着苏鲁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当时,你也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苏鲁耸了耸肩膀:“你这是要投降么?”

    “奔狼永不投降!”

    弗兰克大公想到刚才的紧急会见,目光注视着苏鲁:“以弗兰克·米提斯之名义,我诅咒你!疯狂的屠杀者……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发出怨毒的诅咒之后,他摸出一柄黑色的断剑,对着脖子狠狠一划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