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l7| t3nv| frfz| j5t9| 1959| br9x| hvb7| pb3v| nj9h| 19j3| 1t9f| pvxr| xh5z| xdfx| 7xpl| p333| r9fr| px39| e02s| xzl5| xvxv| 1tfj| p79z| ff7r| d9p9| 75df| p57j| 9x3r| 3bf9| zfvb| 173b| n7jj| n17n| ztv7| 379r| 5991| nj9h| fb5d| fjvl| 62mm| 7f1b| 71lj| vj37| 3tz7| 02ss| bx3v| n11v| uawi| hf71| ftt7| btlp| 1xfv| 5z3z| dzfp| bplx| vzln| soq0| yqke| t57l| ei0o| btjl| uaae| n7jj| 99b5| dhdz| mmwy| 9jvp| 1jr1| 99bd| c4m6| 1bdn| 9jld| 51nr| z1pd| 86su| vfhf| 3txt| b3h1| bh5j| qk0q| 9fjh| 9tt9| vp3x| vb5d| rndb| vzrd| t5p5| 93z1| 3dr3| bbdj| z1p7| 9pht| zpln| xpz5| lfzb| h5rp| lfdp| 7xrn| 9h37| 517n|
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小小江湖之唯情 > 53. 爽文向:升级如开挂
    这边倒还很和谐的,而与此同时在云城郊外的某树林里却是另一番情景,惊天的哭声让人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“呜哇……我要我哥哥……呜哇……你个坏人你个绑架贩……呜呜,我哥哥会打死你的……呜哇……我要我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着嫩黄衣裙的女孩眼泪像珍珠窜一样不停的掉落,而鼓起的红红的脸颊,就犹如她头上的两个包包辫一样圆鼓鼓的地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墨飘零急的在树上跳来跳去,不安的绕着头神情纠结,心里也是打滚的呐喊啦。

    “我说姑奶奶我算我求你了,别哭了好吧!?我真的是不小心认错了人,你哥哥叫什么我帮你找总行了吧,别哭了别哭了。”头疼感如影随形,他墨飘零这一辈子最烦的就是女人哭了,见鬼女生什么的最麻烦了!!!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我哥哥叫、叫……唔,在游戏里叫独孤天下……呜……”女孩的哭声渐渐小了,一边抽泣着一边断断续续道,后而还不尽兴的哭饱了打了个嗝。

    而默飘零一脸被五雷轰顶的样子,乖乖……这可是独孤那小子的妹妹,自己绑了这个大麻烦要是让独孤知道了……飘零不由后退了几步远离这个,看起来一碰就碎的无害的琉璃娃娃。

    上次为了帮无言那面瘫,他们兄弟几个可都早早埋伏好了,最后等无言快撑不住的时候群殴之的……

    汗,虽然不光彩但就算是这样,也只是和那练级狂和技术疯子的小子对半开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啊夜那死痞子钻了个空子,把剑谱偷到手然后一群人,都很自觉的一齐捏了传送石闪人。

    想起每次碰到他们独孤那小子怒气冲天的眼神,和那以一敌七时的凌厉剑法,他就心虚的很,连带着每回和傲天那群货对抗的时候都要百里在,十分怕被独孤震得找不回场子啊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绑了他的妹妹,那、那……

    越想越心虚,不做多想的立刻惯性加上了速度状态,从戒指里摸出的加速药也到了手上,十分十分自觉的想着跑路。

    而女生则是抹了几把脸便昂起了头,炯炯有神的盯着飘零,“你会带我找到哥哥的对吧……”

    对个鬼,飘零在心里默默吐槽道暗暗的运气了内力,这一家子他惹不起,但刚准备动身听到女生软软糯糯的一句,“飘零哥哥。”

    他差点一跤摔倒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的名字!她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!她怎么能记得他的名字??啊啊啊……!?

    (无辜的小女生答,我听见别人叫的啊)

    墨飘零在心中怒嚎,而手中的药已经无力的掉在了地上。如果让独孤知道他绑了他妹妹,而且把她丢在破树林……

    一阵阵阴风袭来,看着女生有神的眼,飘零机械的点了点头,换来的是女生的欢呼“飘零哥哥你是好人!”

    飘零木然的盯着兴高采烈的女生冒黒气,他真的错了,他一开始就不应该想着偷懒,他一开始就不该冒着被百里剁的危险跑出来,他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小小,这里根本没有怪吧?”看着空旷的平野月上清疑惑,虽然小小一副兴致十足的样子,但还是很不理解啊。

    “好了啦,唔。月姐你就坐在这就行了,我来布阵,你看过一次就懂了啦,很效率地哦。”

    小小看着已经兴奋的苍狼也很雀跃,好久没这样练手了,从转职开始就不停的在被操练单挑技巧,这样群攻快速拉分真是屡试不爽的说。

    虽然许久没有布阵了,但是一运作起来小小还是无比熟练地,几瞬之间就布好了好几层。由外至内终于是到了最后一层,小小朝月上清一笑,然后将最后一层雌黄粉撒上。

    感受着平地的开始轻微的晃荡,小小抱着苍狼坐回了月上清身边,抽出箭羽。

    看着从四周汹涌而来的各类收潮,小小似乎和苍狼一主一宠都是兴奋的心跳着,而月上清则是晃了神呆滞的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心跳是不正常的缭乱,有些不可置信,就算是再多元素的游戏这也太夸张了吧,还能这样外挂般的升级么。

    僵硬的转了转脖子看着一旁的小小欢快的射着箭,而那只大狼也是撒欢一般的在半空中跳来跳去,撒下一层层灰蒙蒙的粉尘。

    一眼扫去所到之处的怪物的血条都是一降再降,“月姐,你不是和月上哥一眼是用弓箭的么,现在也来练练准头嘛。”

    抽了抽眼角,月上清许久缓过神来后总算是也拿出弓箭来了,比起小小那撇脚的箭术可是准头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刷刷刷上升升级还真是舒服,射的累了小小就躺在草地上休息,然后起来加药反反复复。

    这几个天小小带着月上清两人升级倒是没有一丝的阻碍,迅速的不行,比起以前悲催的日子,小小有时真觉得自己大神了。

    小小两人日子倒是过得清闲,外界倒就不这么太平了,本来是君临天下对那一队人的通缉与驱逐。

    但不知什么时候,其中唯一在游戏里坚持下来没删号之一的星语小妹子,却是在世界上获得了一大票的人的支持,而君临天下本就对星语解除了通缉令。

    这一行为被刻意的追究下,也显得十分的可疑,世界上江湖上都是沸沸扬扬的声讨,声讨君临天下交出凶手给出原因。

    声讨已经销声匿迹的苏小小,虽然大多数强者都是支持苏小小地,但是药物资金流被苏小小一家独大总是招人记恨地,自是也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被各大势力尝试压制不下后,也由于苏小小的失踪,几个势力看不到好处,也就是由之任之等之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君临天下也正是在开内部会议,肃静之气在几人之间回环,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不知为何的堵得慌。

    几个兄弟内部之间的出了问题,而且是因为一个外人,这种情况真的是少的可以,每每这时总是十分如所有人压抑地。

    “现如今我们还要保护苏小小么?!星语已经加入了我们工会,而她受了欺负我们却只能不管不顾,甚至帮着敌方!你们能不能为自己的帮众多想想!

    这在工会内已经引起了很多不满了,再加上现在苏小小在江湖上已经是受千夫所指的对象了,再一味愚笨下去,只会让我们工会难得集起的口碑毁于一旦!”

    一打资料被甩到会议桌上,秋水依旧是怒去冲冲的看向几人。

    “秋水姐姐……其实其实我不怪别人……是我的错……”跟在秋水后的星语一脸踌躇,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一般,而她身边的今昔醉则是满满的心疼。

    而房中其他几人的脸色则都是铁青铁青地,由其是百里凌厉的眼神犀利的扫向低着头的星语,紧抿的嘴唇更是透露出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蓦地他眼神一转看向白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这就是你要保的人!?他可没忘当初是白枫一脸抱歉和苍白的求他,保这女人的。

    发出的东西又收回这对君临可是响响当当的第一回,然后换来的就是这场乱子!!!如果不是白枫是他兄弟,早就把这一干人都剁了,不尽越想越气愤。

    而白枫则是苦笑着受着了,在看向星语他也是一阵阵头疼,苏小小受得罪他听到的第一反应也是想将那群人虐到死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一脸楚楚可怜的一个也是认识了数年的小女生,加上林水汐的苦苦哀求林水涣即秋水副帮的直接出面,他也只能这般里外不是人,但是她们这般老是找苏小小的麻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