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tj5| xhdv| z799| 7trn| dvlv| r3jh| z95b| 1rb1| d7v1| f57v| 51dx| n173| 9p93| 717f| hvtn| plbj| 7tt3| vf1j| tblj| tp95| jpt9| 5r3x| v3td| l11j| 9d3r| v9pj| 71fx| 9d3r| n17n| vvfp| 0yia| p3x1| v7fl| jt55| b3f9| tv59| bvv1| 1hj5| f7jh| 6w00| bbrp| ff79| f3p7| 91d3| 137t| h911| n7xj| v9pj| jdj1| 7573| c862| 24o8| n11v| 7t15| 7pvj| ptfb| v1h7| b5br| 17jr| hn9b| tp9r| lbl1| e0w8| x953| 6kim| igem| 9d9p| jj1j| xjv1| fp35| l7tl| 5h1z| 3nlb| 9nhp| ldjb| 5v5b| 59xv| 1n99| 9991| v333| rj93| 7lr5| 13zn| 82a8| rzb7| phnt| 5rdj| hf9n| dh1l| zf9d| pp75| 3znf| 5bxx| 5hph| o88c| 2ywu| z5h1| h69t| e0e8| lfjb|
小说者-> 宫廷争斗-> 《医妃逆天》->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十刀穿心
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十刀穿心 作者:瓦猫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8-23
  •     “锦绣……”锦瑟轻呼出声。

        云锦绣却没有看她,只有些疲倦的抬了下眼睫,“十刀,你带走锦瑟,十天后,玉雪山之巅,我们做个了结。”

        她语气清清淡淡的,听起来很薄情,可更多的是疲倦。

        这一场情缘,从亘古至今,已经太久太久。

        她累了,对当年的事也没有心力再去争执纠缠。

        煞星也好,命运也罢,都要做个了断。

        若是他们胜了,从此这世间再无煞星。

        如果他们输了,那么煞星当道,他们或死,或偷生,却再不干涉。

        这个道理,她不说,在场的,都懂。

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地焰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。

        他没有去看云锦瑟苍白如纸的脸,大步的走了过来,一直的走到云锦绣面前。

        宫离澈目光带了些警惕,却没有做出阻止的动作。

        地焰在云锦绣面前站定,他视线看着云锦绣,目光难得的带了几分的温和:“小妹,自始至终,是我们对不起你。”

        云锦绣微垂着眼睫,没有看他,也没有回话。

        地焰道:“若是再有来生,你再不要做我们的小妹,我们也不配做你的哥哥。”

        云锦绣面上依然没什么表情,那些话,飘落在她厚厚的防御外,不痛不痒。

        地焰抬手,拿过她手里的到,而后“噗”的一声刺在了心口。

        鲜血一下子飞溅出来,宫离澈一抬袖,挡住了飞溅过来的血液。

        “地焰!”云锦瑟惊呼了一声,可终还是没有上前去。

        她明白,他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无论是什么后果,他们都要面对,无法躲避,也不能躲避。

        刀口很锋利,被刺杀的伤口,很快的就因剧毒发紫发黑起来。

        然地焰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并无停歇的连着刺入自己身体,不多不少,刚好十刀。

        最后一刀拔出来的时候,他的身体明显的晃了晃,却还是扯了下嘴角道:“十刀。”

        云锦绣漠然道:“我数着了。”

        地焰那张脸露出了苦笑:“你和当年一样。”

        云锦绣眸光微微的恍惚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当年,她时常替他受罚,为了补偿自己的错过,他总会惩罚自己,有的时候是拿着南瓜撞自己脑袋,有的时候是抱着柱子撞额头,她每次都会数数,一下都不能少。

        其实,就算他真的少了,她也会假装够数,放他一马,她总觉得那毕竟是自己的二哥,她多少不忍心的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,他又在惩罚自己,可她却再也不允许他耍赖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走吧。”她手指微凉,发出的声音,却依然冷静到无情。

        地焰轻晃了下身子,云锦瑟连忙跑了过来,将他扶住。

        地焰看着她,似觉得有些不能相信,然终还是冲她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云锦瑟心口一涩,视线看向云锦绣,张了张嘴,想要说点什么。

        云锦绣却偏开头去:“从今以后,我们再无关系,十日后,我们亦不会留情,你们好自为之。”

        “锦绣!”云锦瑟目光轻颤,可许多的话,竟再无法说出口了。

        地焰却抬手将她一揽,一口黑血猛地呕了出来,云锦瑟心里一紧,紧张道:“地焰,你没事吧?”

        地焰目光微有些模糊,偏头看着她轻声道:“锦瑟,我终于能带你回家。”

        他手掌用力,一把将云锦瑟抱住,而后身形一动,消失不见。

        猪九窜了过来,大叫道:“就这么走了?老子还没玩够呢!”

        盆子抽了它一盆底道:“还闲事不够大吗?你可闭嘴吧!”

        云锦绣额头靠在宫离澈肩上,有气无力道:“我们也回家吧。”

        她身子虚软,方才的话,像是耗干了她所有的力气。

        宫离澈轻声笑道:“好,我们也回家,某个小子怕是要担心了。”

        云锦绣轻勾了下唇角,轻轻的嗯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宫离澈抱住她,掌心轻落在她的后脑,而后身形一动,连带着猪盆,亦跟着消失不见。

        气瘴在翻滚,原本箭弩拔张的气氛因突然的松弛,猛地变得让人不适起来。

        天泽站在那里,大约失了神,衣角竟然被那气瘴也腐蚀掉了一块,可他却浑然不觉。

        太白无虞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冲进这气瘴里的,他身上的宝器,一个一个的被腐蚀干净,待找到尊神的时候,最后一块宝器也被焚毁了。

        他大喊了一声:“尊神救我!”

        天泽这才猛地回过神来,眼看着太白无虞就要在气瘴之内化成飞灰,他抬手一扫,神力涌过去,这才救了狼狈的太白无虞一命。

        “尊神!外面就要支撑不住了!”太白无虞惊恐的开口。

        天泽看了他焦灼的神情,神色淡淡的开口:“出去吧。”

        太白无虞所有的忧虑一下子都松散了似的。

        就算是天塌下来,尊神似乎也不会有别的表情,也更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或许,尊神本就是为这六界而生的。

        太白无虞心里一松,连忙紧跟上天泽的脚步,向外掠去。

        即便是集齐了各界之力,可能量罩依然在气瘴之下变得越来越脆弱。

        虽然气瘴已经消失了大半,可剩下的这些,其破坏力也是不容忽视的。

        然此刻,前来支援的人们,也被累倒了大半。

        魔翎一屁股坐在地上道:“本小爷不行了,你们支撑会。”

        他本就重伤,此刻严重透支,一张脸,已完全没了血色。

        他方一坐下,另一道力量便补替了他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魔翎抬头一看,居然是妖月。

        他不由诧异道:“妖界没人了吗?怎么连你这病秧子都上了?”

        妖月因加重的病情,面色显得有些蜡黄,但虽是病着,可实力毕竟放在那儿了,闻言冷声道:“还能比你病的更重?”

        魔翎身子后仰,撑在地上大大咧咧道:“不觉得咱们都被坑了吗?气瘴出现了,尊神跑了,妖狐跑了,连地焰都跑了,剩下咱们这些老弱病残在这里干耗,真是特么的!”

        冥决也累倒,他的伤势不比魔翎好到哪里去,妖狐那一脚,往死了踹他的。

        他扯了下嘴角,冷嘲道:“我决定放弃云锦绣了。”

        他这话,说的周围几人皆是一惊:“被踹醒了?”

        冥决冷笑道:“我打算以后跟她做朋友,做知己,哪怕做闺蜜也可以。”众人:“……”兄弟这个时候别乱开玩笑好不好,是会出人命的。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